求lofter昆明区非法组织

skyzipper:

RT如题(不是肉体)

每次一想到“桐花万里路,连朝语不息”,就惯性地接上“涧户寂无人,纷纷开且落”。又兼想起一首从前喜欢的和歌:“君似岩石我似浪,斯心撞碎君应知。” 突然就觉得真是寂寞。

 时间的图书馆总会有个缺口 | 他记得荒野和落日一起燃烧的日子 | 干枯的协奏曲缠蔓窄楼梯 | 他的房间翅膀带血 | 女病人一语不发——

 每次清醒都是一剂过量鸦片 | 同一片云投下的阴影 | 便是那患有自闭症的湖 | 他的哀叹像一枚鸽子 | 穿越时代一般久远的城市和水杉林 | 灰蓝的懦弱有些脱色——

 他听说孤独可能是 | 某个没人出门的坏天气。也可能是 | 一堆被撕扯下来的杂乱的羽毛。抑或是 | 一把断了腿的椅子

 葬礼中|你只要求了众人|不能起舞——

 欲望是有益的,同样,有益的是欲望的满足:因为欲望从而增添。每种欲望比我欲望中的目的物虚幻的占有更使我充实

 我歌唱|我们歌唱 |像两棵纯净的青草 |像一棵蓝色的树 |像一朵不喜欢你的花

 你的噩梦还在床边蠕动|像个劣质谎言的结局

 为了获得死亡的权利,我才如此挣扎地生存。